•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欲望都市】11——恋母柔情

    发布时间:2020-06-16 00:01:46   

                 第十一章 恋母柔情
      「花言巧语」,孟露两腿分开,跪坐在柯灿的大腿上,用手握住柯灿胀硬的
    大鸡巴,往下一撸,剥开包皮,露出硕大的龟头,调笑道,「不是我真美,是你
    这里想得美吧」。
      「妈,你真的好美,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柯灿急忙拍着胸脯,眼神真
    挚道,「我说的是真心的」。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你夸我是真心的」,孟露往后一退,饱满滑腻的
    肥臀滑坐到柯灿小腿脚踝的位置,俯下身子,一对大奶瓜坠在柯灿的大腿上来回
    摩擦,两只白皙玉手,微带冰凉,首尾相连,握住了柯灿粗黑胀热的大鸡巴,把
    脸贴近,一双媚眼注视着鸡巴顶端露出的一颗膨硕威武的龟头,「你想肏我也是
    真心的……」
      「对不对啊?」,孟露媚眼含春,伸出游蛇一样的舌头,用柔软的舌尖在包
    皮系带和马眼处舔了一下。
      「嘶……」柯灿爽的不行,马上就要翻身进入战斗状态。
      「可惜不行哦」。
      「为什么?你不是说过今晚让我怎么睡你都行吗?难道你反悔了吗?」
      「没有反悔哦,可是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孟露指了指挂在墻上的钟。
      「十二点零五分」柯灿看着钟说道,「怎么了?」
      「Kevin先生,难道要我给你普及最基本的常识吗,过了十二点就是第
    二天了哟」,孟露调皮的笑道,「我答应你的是昨天,可不是今天。」
      「怎么这样,那无论如何,你都答应做我女朋友了对吧……」柯灿还不死心,
    想要说女朋友陪男朋友上床是很合情合理的。
      「Kevin先生,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你女朋友了?我只说过要你想好了,
    并没有答应做你女朋友。」孟露抢白道。
      「那之前打赌的赌约呢?你明明说过要答应我要求的一件事情的。」柯灿坐
    起身子,看着眼前的女人,「这话总不能不算数吧」。
      「嗯,关于那个赌约,你已经说了你的要求,我还没说我的要求,现在我告
    诉你,我的要求就是你撤回你的要求。」孟露爬过来,一只玉手捏住柯灿的鼻子,
    一脸得意。
      「什么鬼,还有这种操作?」柯灿心中暗骂,看着眼前美艷的女人,一脸的
    难以置信,「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难道是
    因为你那个重病在床的老公?」
      「当然不是,老公是老公,男朋友是男朋友,这个我还是分得清的,有老公
    并不妨碍我找个男朋友」,孟露站起身子,走向那排衣架,找了一件丝绸睡衣穿
    在身上,「不过嘛,老娘也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你又不是真的爱我,无非是馋
    我的身子罢了,今天给你得逞了,你也该知足了」。
      孟露走到铁架床对面的沙发旁,坐了下来,掏出一根烟,用打火机点燃,吐
    出一个烟圈,翘起来二郎腿,丝绸睡衣的下摆自然滑落,露出了穿着竖纹提花网
    袜的修长美腿。柯灿的目光一下就被这双性感的美腿吸引过去。
      孟露怎会不知男人此刻在看什么。就势把穿着高跟鞋的一条大长腿直直的抬
    起,玉足平放,脚背和小腿恰好在同一平面,脚踝微弯,和小腿形成一条完美的
    曲线,高跟鞋的鞋尖直对柯灿的脸。孟露把两只玉手摸在小腿上,缓慢的向后滑
    动,直到大腿根部,然后又一点一点向前,褪去竖纹网袜,直到脚踝,露出一条
    白皙发亮的大长腿,才脱掉高跟鞋,把一条网袜朝柯灿的脸上丢了过去,「还不
    满足啊,喏,送你了,老娘的原味丝袜,想我的时候,允许你用这个袜子打飞机」,
    说着孟露扑哧的乐出声来,连忙用手捂住嘴巴,丝绸睡衣随之往下一滑,露出一
    双莹玉般白的晃眼大奶,在格格的笑声中来回乱颤。
      柯灿接过袜子,放在鼻前嗅了嗅,迷人的香水气味,「难道你丝袜上面也喷
    香水吗?」
      「喜欢吗?」孟露单手托住下巴,放在翘起的大腿上,身子前倾,露出一条
    迷人深邃的乳沟,白皙饱满的奶瓜上,几条紫色的纤细血管透过晶莹剔透的皮肤
    若隐若现,格外抓人眼球。
      「喜欢」。
      孟露很满意此时柯灿的表现,发现他的一双贼眼,又注视在自己放在灰色毛
    绒地毯上的一只白皙玉足上,脚趾上涂了红色的指甲油,和旁边一只仍穿着高跟
    鞋的美足形成鲜明的对比。
      「另一条也给我吧」,柯灿贪婪道,「好事成双嘛」。
      「想要啊」,孟露眼神迷离,面容狐媚,一边用单手托着下巴,一边扑闪的
    长睫毛,用另一只手朝柯灿勾了勾手指,声音柔腻酥骨,「那你自己过来拿呀」,
    另一条美腿翘了起来,孟露弯腰,稍微用手扶住鞋子后部往下一推,仅剩的一只
    高跟鞋便被玉足勾住,挂在足尖的位置,随着小腿的上下摆动而晃动,「妈妈累
    了,高跟鞋已经把帮你脱好了……」说着柔弱无骨的身子往后一靠,单手托腮,
    慵懒的靠在沙发靠背上,「袜子嘛,儿子你自己来脱咯」。
      柯灿立刻爬起身子,挺着根大鸡巴,快速的走到孟露的身前,却被一只白皙
    柔滑的玉足抵在了满是腹肌的小腹上,玉足踮起大拇指,在柯灿扎实的腹肌上来
    回的滑动,先是绕着肚脐画了一个圈,然后忽然向下,滑到了男人挺立的大鸡巴
    上。
      「哟哟哟,这是干什么呀」,孟露一边用玉足的脚趾和脚掌在火热的大鸡巴
    上摩擦,滑动,一边单手托腮,嘟着嘴巴,撒娇卖萌道,「这个大家伙哟,这么
    烫,长得还这么凶,吓死人啦。」
      柯灿本来鸡巴就硬的发胀,再被玉足这么摩擦挑逗,更是硬的不行,挺着胯
    下的大枪,就要直捣身前美妇的黄龙洞。可惜,被白皙玉足死死的抵住柯灿的腹
    部,难以前行半步。
      「干嘛,想造反呀」,孟露一双狐狸眼盯着柯灿欲火熊熊的眼睛,同时用灵
    活的脚趾剥开包皮,大脚趾抵住龟头的马眼,来回的滑动。
      柯灿鸡巴头被柔软的脚趾来回摩擦,马眼挤出了一些粘滑的液体,用手抱住
    玉足,挺着鸡巴就想往足心弧弯处顶去。鸡巴头还没触碰到玉足弧弯处的柔软,
    谁料玉足一下抽了回去。
      「你想干嘛,用你的大家伙捅死我啊。人家的脚脚很嫩的好嘛,吃不消你这
    样横冲直撞的呀」,孟露格格的笑着,看着柯灿一时语塞的站在那里,语带娇柔
    命令道,「还不快跪下,罚你给我舔脚丫」。
      柯灿着迷一般,鬼使神差的双膝一弯,跪了下来,双手捧着柔软的玉手,舔
    了起来,粗大的舌头在孟露脚趾缝之间穿梭,一张大口含住了孟露的大脚趾,闭
    上眼睛陶醉贪婪的吮吸起来。
      啪,一声鞭响在柯灿的耳边响起。
      孟露不知从何处摸出了一根SM的黑色皮鞭,轻柔的打在了柯灿的后背上,
    声音比较响,却并不很疼,「这是惩罚,可不是享受。不许闭眼,睁开。看着我,
    说你是谁?」
      「我是……」柯灿正在陶醉吸吮女人的脚趾,忽然后背被打,又突然被发问,
    一时间心中紧张,脑中混乱,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
    回答,「我是KevinQueen。」
      「错,你不是!」啪,又一声鞭响传来,「你是柯灿」。
      柯灿听闻此言,心中一阵狂跳,暗叫难道自己身份被识破了,慌乱道,「我
    不是……」
      「不,你就是!」啪,鞭子的抽打声又一次响起,声音明显更重了一些,
    「你就是柯灿,你……是我的心肝宝贝,是我的亲生儿子。你从小就被迫和妈妈
    分开了。妈妈一直在想你,希望你能回到妈妈身边,你也一定无时无刻不在思念
    妈妈,想着妈妈,爱着妈妈,对不对?」,孟露用手挑起柯灿的下巴,眼睛死死
    的看着柯灿,眼神魅惑,充满蛊惑人心的魔力,「来叫妈妈。」
      「妈妈」,柯灿听到孟露说这些话,混乱的脑袋中无法分辨孟露说的是真是
    假,只觉心中一阵悸动,下意识的抱住孟露的小腿,用脸在小腿上面温柔的磨蹭,
    就像主人豢养的小狗,贴着主人打转一般,内心深处的一句话,不由自主的涌了
    出来,「妈妈,我爱你」。
      或许是长期的缺乏母爱,让柯灿内心深处有着超乎常人的对于母爱的极端渴
    求,虽然他一直认为自己只有对亲生母亲的恨,可是恨之愈切,爱之愈深。此刻
    意外的被亲生母亲叫着自己的本名,一下就沉醉在一种母慈子孝的氛围中,抱着
    亲生母亲的腿,让他感觉仿佛从来没有被抛弃过,一股暖流随着血管流遍全身,
    很舒服,很享受。
      「就用这根坏东西爱我?」魔女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一只穿着尖头高跟鞋
    的足背在柯灿趴下身体而垂落的大鸡巴上磨蹭着。
      柯灿的鸡巴被网袜高跟鞋蹭的一跳一跳的,刚刚还是溢满胸怀的对母亲的柔
    情蜜意,一瞬间被点燃,仿佛发生了最强烈的化学反应,转化成了对艷母肉体的
    渴求。血脉喷张的柯灿抬起头,看着眼前一张美艷绝伦的妖艷脸庞,嘴巴中吐出
    火热的气息,「妈妈,好舒服,我要……」
      「阿灿,你要什么呀?」孟露似乎不懂柯灿的意思,又或许故意曲解柯灿的
    意思,把另一条穿着高跟鞋的美腿伸到柯灿面前,「是不是要帮妈妈脱袜子呀?
    真是懂事的乖儿子,哎哟,妈妈真的有点累了,辛苦你帮我脱一下咯」,说着竟
    然闭上眼睛,斜靠在沙发靠背上,仿佛入睡了一般。
      柯灿看着美人斜依,酥胸半露,一副任人予取予求的姿态,想要瞬间化身饿
    狼扑在美妇身上,一阵上下其手,然后挺枪入穴,大战八百回合才能满足。可是
    仔细看着她的脸,一张妖精一样迷人的脸,此刻不知为何又散发着圣母一样母性
    的慈爱光辉。既而想起她刚刚对自己的称呼,对自己说的那番话,陷入了沉思。
      她刚刚为什么说我是柯灿?难道只是为了母子的角色扮演吗?那她直接叫我
    儿子就够了呀。为什么她要说我是柯灿,还喊我阿灿呢?是不是她说的一直在想
    我,希望我回到她的身边这些都是真的?她看到一个和她儿子大小相仿的男人,
    就称呼她儿子的名字来藉此慰藉自己?难道我误会她了,难道她其实是有苦衷的?
    她会不会是在骗我?不对啊,我在她眼里是Kevin,是米国人的养子,对她
    来说是一个陌生人。她没有必要骗我。也许正是因为以为我是陌生人,才好对我
    袒露心扉?那为什么她从来没有看过我?难道是因为其实她来找过我,只是我被
    米国人领养了,她找不到我了?对,一定是这样的。不知道为什么,柯灿此时很
    自然的在心中替孟露辩护起来,哪怕辩解的理由漏洞百出,站不住脚。嗯,她一
    定是想我的,一定是爱我的,现在因为太想我了,所以要把Kevin当做自己
    的儿子来弥补自己心里的遗憾和愧疚。
      柯灿看着眼前玉体酥软,靠在沙发靠背上的美妇人,居然克制住了内心邪恶
    的冲动,轻柔的脱掉孟露的鞋袜,然后一个公主抱把孟露抱在床上,细心的盖上
    薄被,用手指在孟露的太阳穴上揉了起来。
      孟露正在闭目纳闷为何柯灿没有进一步的行动的时候,被柯灿忽如其来的一
    些列的举动惊呆了,也没有睁开眼睛,就静静的享受了男人的体贴。此情此景,
    仿佛真是一个酒醉归家的母亲享受着儿子的贴心的服务一般。忽然一个轻柔的吻,
    亲在了孟露的额头上,「妈妈,我爱你,早点休息。」
      孟露的心里又是吃惊,吃惊这个男人竟然没有对自己继续动手动脚,又是一
    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暖心。
      叮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在家中熟睡的柯灿,柯灿睡眼惺忪,语气中带
    着睏意,「喂?谁呀?」
      「喂,灿哥,是我啊,胖子。」话筒中传来胖子的声音,「怎么大中午了你
    还在睡啊,昨晚干啥了你?」
      「没啥,就是想多睡一会」,柯灿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昨晚和Yuki做爱的
    画面,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你找我什么事情啊?」
      「啊,灿哥,你上次不是让我查那个叫Vivian的人妖嘛,你猜怎么着?」
      「嗯,怎么了?」
      「我跟你说,你绝对猜不到我查到了什么。」
      「行了,别卖关子了,你倒是快说啊。」
      「那个Vivian也就是那个Victor,居然也是基因试验的研究员
    之一,而他自己的试验就是他自己参与的。」
      「什么?」柯灿顿时睡意全消,急切道,「自己给自己做那种玩命的试验?
    他是不是疯了!」
      「他根本就是个疯子!你猜怎么着,我查到了他当年写的论文和试验档案,
    原来他一直是一个狂热的吸血鬼爱好者,他试验的目的是想要创造一个真正的吸
    血鬼!只不过试验失败,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胖子接着道,「我还查到其
    实他是一个生物学天才,在他早期的论文中,他曾经提到他的吸血鬼真相的观点。」
      「什么观点?」
      「他认为吸血鬼是一种被命名为V病毒的病毒感染了的,同时拥有某种特殊
    基因片段的人。这种病毒最早的来源应该是某种蝙蝠体内,所以才会有了吸血鬼
    是人被蝙蝠咬了之后而产生的传说。」
      「那他当时为什么会用蝾螈和蛇的基因进行试验呢?」
      「可能是他认为直接用V病毒感染人体的话,死亡率太高,所以想要用其他
    的动物的基因先改良人体的承受能力,然后再进行V病毒感染吧。也可能她就是
    想要得到蝾螈或者蛇的某部分能力也说不定,最终原因这个得问他自己了。反正
    无论如何,这个Vivian应该是获得了极强的自愈能力和抗衰老能力,算是
    吸血鬼的半成品吧。」
      「这个Vivian果然不简单,胖子,你这个发现很重要。对了,你最近
    有没有调查Vivian的动向。她住在哪,和这些天和那些人见过面?」
      「她住在江海第一中学的附近一个小区里面。没事喜欢去学校附近的网吧里
    面上网。」
      「江海市第一中学?」,柯灿的脑海中觉得这个学校有点熟悉,好像哪里听
    到过,「去网吧上网?」柯灿心中暗自琢磨,总觉得Vivian是个网瘾青年
    的设定和画风不符啊。
      「还有一个事,灿哥。那个……」
      「什么事啊?」
      「就是我加了Yuki的微信,却看不到她的朋友圈,这该怎么办啊?」
      「这个嘛」,柯灿心想还能怎么办,人家不喜欢你呗,但是又不能直说,
    「胖子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
      「灿哥,你说。」
      「关于这个Yuki,你了解多少啊?咱们都是兄弟,我就直接说了啊。你
    是真的喜欢人家,还是只是想着有机会睡一觉,真想和她谈恋爱,还是只是贪图
    她的身子啊?」
      「这个嘛。了解一个大概吧,比如她的父母都是江海第一中学的老师,她是
    家中的小女儿,还有个哥哥,是警察,叫白羽林。」
      「她居然有一哥哥,还是警察?叫白羽林?怎么这么像言情剧男主角的名字
    啊?」柯灿好奇道。
      「我也没想到她还有一个警察哥哥,不过,你还别吐槽她哥的名字,据说这
    个白羽林还真是个超级大帅哥,要不是一心要当了警察,说不定早被星探找去当
    偶像了。」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不知道为什么,听到Yuki有一个大帅哥的哥哥
    的时候,柯灿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的感觉,「那Yuki她叫什么啊?」
      「她叫白羽棋。」
      「羽林,羽棋,一听就妥妥的兄妹关系啊」,柯灿话锋一转,「不过话说回
    来,那你呢?到底对她的态度和心意是什么?」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