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那些年的熟女味儿】005 美妙动听

    发布时间:2020-06-16 00:01:44   


      虽然两家是邻居,离得非常近,但萧富还是磨磨蹭蹭的进了家门,他得等自
    己的那个家伙消停了才敢进家门,可不能让妈妈发现自己的样子,那就有些说不
    清楚了。
      萧富进门之后看到妈妈正在洗脚,他看着妈妈白嫩的小脚,也不知怎么想的
    立刻就凑上前去想表孝心,手还没伸进水盆儿里就被赵丽琴给赶开了,只听赵丽
    琴没好气的说:「这都几点啦,赶紧叫宝儿过来洗脸,你们俩也别再玩游戏机了,
    早点上床睡觉。」
      萧富吐了吐舌头,没敢忤逆妈妈的意思,这就进屋去叫石宝,经过一晚上的
    观察,他发现石宝对自己妈妈没多看一眼,更别提其他的念头,萧富觉得自己有
    些小心眼儿,关于自己对娘娘产生不该有的想法,这让萧富内疚不已,却不能把
    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向石宝讲明。
      赵丽琴心里面没来由的有些烦躁,两家中间只隔了一道墙,在洗漱的时候,
    赵丽琴就听到了墙那边隐隐约约传来张雪艳的笑声,她也不清楚那边发生了什么,
    就是感到有些不舒服,就好似小时候那种自己心爱的玩具正被其他小孩儿开心的
    玩着,自己心里产生的那种不舒服,总觉得有些别扭。
      萧富回到自己的住处,发现石宝早已经不在书桌前装模作样了,正抱着游戏
    机在玩儿,脸上的淤肿似乎消掉了一些,看来自己老妈给他上的药,还是起到了
    一定效果,萧富觉得有些对不住石宝,打算给他出出主意,好让石宝能尽快崩到
    苏北,那样的话他去当兵了,也再没有什么遗憾。
      石宝扫了一眼走进来的萧富,显得十分高兴,能把自己妈妈骗过去,他还是
    有几分得意,完全忘了自己脸上的伤,没心没肺的打把游戏机递给萧富说:「富
    儿,这把我手顺得很,都快破纪录了,破纪录的艰巨任务就交给你了。」
      萧富没有去接游戏机,显得有些心事重重,挥挥手示意石宝继续玩儿,他坐
    在床边儿,看着石宝玩了一会儿这才说:「宝儿啊,今天没能崩到郭婷婷你是不
    是觉得很不爽,你到底还想不想崩锅了?」
      听到崩锅俩字,石宝的注意力立刻就从游戏机上转移了出来,他兴致勃勃的
    点着头说:「想啊,当然想,富儿你啥意思,不行咱俩就把郭婷婷那个贱人绑了,
    找个地方轮了,反正我觉得那个贱人也快被崩烂了,也不在乎多我们两个。」
      萧富本来想跟他说的是教训完刘敬平以后,再去吓唬吓唬郭婷婷,说不定这
    个小太妹就能从了,可是没有想到石宝竟然会这么暴力,萧富没好气的回答道:
    「得了吧你,我看你是古惑仔看多了,那贱人真要是豁出去了,咱俩都得玩儿完,
    你看电影里那些没脑子的家伙,能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石宝嘿嘿笑了两声:「我就是说说嘛,看把你给吓的,不过郭婷婷就是欠崩,
    哪天把她给肏服了,好久不敢再跟我犯贱了。」
      萧富不屑的看了石宝一眼:「我看你是被郭婷婷玩儿傻了吧,现在满脑子都
    是郭婷婷,你不是一直想崩苏北么,有了郭婷婷把苏北都忘了啊。」
      「哪儿能啊,苏北不是太难都对付了,我现在已经不抱太大希望,只要能崩
    锅,找谁都一样。」石宝唉声叹气的说着,神情里满是失落,看来苏北折腾的不
    轻。
      萧富嘿嘿笑两声:「有志者事竟成嘛,给我讲讲苏北的详细情况,让哥帮你
    想办法。」
      石宝顿时来了精神,他笑嘻嘻的看着萧富说:「你不是也对苏北有想法吧,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不行的话都咱们两个一起玩,我没意见的。」
      萧富对于石宝这种无耻已经习以为常,没接他的话茬,继续问:「苏北平时
    看穿着挺时髦的,零食买的也挺多,她家里是不是很有钱啊?」
      石宝挠了挠头,两只眼睛露出迷茫的神色,自言自语的说:「有钱没钱这个
    我不太清楚啊,不过我听她好像说过一次,她父母离婚了,她妈在卖衣服,现在
    街上卖衣服的不都挺有钱么?」
      萧富想了想,还是没有头绪,他也搞不清楚卖衣服的究竟赚不赚钱,就算赚
    钱也不知道能赚到什么地步,这个问题问石宝,实在是有些为难他了,他决定去
    探查一番,于是对石宝说:「你这两天打听一下苏北他妈开的店在哪儿,到时候
    咱俩去看看,说不定能碰上几个搅场子的,你还能去弄个英雄救美之类的,她感
    动的还不是让你随便崩啊。」
      石宝裂开嘴,无声的傻笑出来,他着实佩服萧富的脑子,什么问题在他看来
    很难,偶尔萧富很容易就能解决掉,他心里面暗自下定决心,这次真要是把苏北
    给崩了,也一定要带上萧富,不能让自己吃肉,却让兄弟在旁边干瞪眼。
      萧富还是存着寻求一些心理安慰的想法,才这么积极帮石宝的,这段时间脑
    子里全都是张雪艳的肉体,好几天晚上都梦到和娘娘肉叠肉的交缠在一起,产生
    这种不该有的想法不能告诉石宝,也只能从其他方面来补偿这个兄弟。
      开学之后的几天,萧富一直都没找到刘敬平落单的机会,不过有天下午上体
    育课的时候,萧富发现刘敬平和自己正好在一个球场打球,初三之后的体育课,
    老师基本上都是放羊,很多人都在教室里看书,出来玩的人并不多。
      因为萧富他们和刘敬平并不在一起玩,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交集,只是后来,
    刘敬平那边的篮球跑了过来,刘敬平过来捡球,正巧这个时候,石宝就在那附近,
    刘敬平比了一个中指,然后很是嚣张的说:「那天你跑的挺快,最好别让我看见
    你跟苏北在一起,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看你还能跑得了不。」
      刘敬平说完就弯腰去捡地上的篮球,他虽然用余光在注意着石宝的动向,可
    是却忽视了另一个方向,一只大脚迅速的从另一边踹过来,猛踹在了他的胯部,
    刘敬平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直接横移出去了好几米,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那一脚是萧富踹过去的,虽然踹的冲动,但动手之前他也是盘算好了的,刘
    敬平那边和自己这边人数相比,要少上几个人,并且和刘敬平一起打球的那些人
    跟他也不是一个班的,还有几个低年级的学生,而自己这边都是同班同学,就算
    不上来助拳,在旁边呐喊几声总是要有的,至少在气势方面要比那边强上许多。
      果然,萧富把刘敬平踹飞之后,他那边的人想要围过来,可见到萧富这边跃
    跃欲试的模样后,纷纷没敢往这边凑,仍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而萧富和石宝
    不管那么多,上去就把刘敬平一顿胖揍,把他的鼻血都打了出来。
      打完架之后,球算是打不成了,再回教室的路上,石宝开始有些担心起来,
    他有些不安的对萧富说:「富儿,刘敬平肯定是不会罢休,高中那几个混混肯定
    会被他叫来,不行的话咱现在就翻墙回家吧。」
      萧富往操场那边看了一眼,摇摇头说:「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早晚得跟
    他们硬碰硬杠上,今天既然动手了,我自有盘算,下来就是看谁比谁更狠了。」
      石宝嗯了一下,露出无比坚定的眼神,事儿他最先惹出来的,萧富已经都为
    自己出了头,自己怎么还能当缩头乌龟,完全不是他的做事风格,古惑仔电影里
    的那些人,都会为兄弟两肋插刀,他最看不起的就是那种不讲义气的傻逼,怎么
    着今天他也要把这事儿给了结了。
      在打完刘敬平之后,又过了将近两个小时才放学,天色已经擦黑,萧富和石
    宝如同往常那样放学回家,因为从学校回家的路只有一条,他俩都怀着心事,警
    惕的看着周围,两人之间的交流并不多。
      本以为出了校门之后,就会遇到刘敬平找来的人,可是走了一段路之后,始
    终都没见有人拦他们,就在两人以为今天晚上没事儿了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刘敬
    平领着几个高中的混混从拐角处冒了出来。
      萧富见状之后,伸手往裤兜里摸了几下,摸到一个物什之后,就把手插进兜
    里没有掏出来,依旧朝着刘敬平那边走去,而石宝落后萧富半步,神色有些紧张,
    不过脚下的步伐却十分坚定。
      刘敬平的鼻血早已止住,但是一侧脸颊被打了乌青,脸颊高高的肿着,挤得
    一只眼大一只眼小,显得十分狼狈,尤其是他看见萧富和石宝走近,强制从脸上
    挤出些许笑容,更是显得有些狰狞。
      见两人走近,刘敬平站在路中间,把他们的去路挡住,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们挺能跑啊,今天有我这几个哥哥在这儿,看你俩还能往哪儿跑。」
      萧富十分不屑的讥讽着他:「上体育课的时候我们俩可没跑,那个时候你怎
    么不追上来对我们说这些,狗仗人势之以后,就敢往外放屁了?」
      萧富这句话无疑是在挑衅,刘敬平身后那几个高中的混混作势就要上前,他
    们是来帮刘敬平教训人的,几个人刚刚大吃了刘敬平一顿,这个时候要是不出头,
    就显得太没有面子。
      萧富往后退了半步,瞬间就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刀,在掏出刀的瞬间,直
    接就把刀刃给亮了出来,把刀横在自己和那几个高中的混混之间,立刻就把那几
    个高中混混给唬住了。
      就在那几个高中混混犹豫的时候,萧富做出了让他们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事
    情,只见萧富左手抓住刀刃,右手猛地一抽,染红了的刀刃就从萧富的手心抽了
    出来,萧富把左手举起,鲜红色的血液顺着他的手心流淌出来,显得十分骇人。
      「来吧,今天看我能捅死几个,我自己先放点儿血,省的等会儿血放的多了
    看着膈应。」萧富说话的时候语气十分平静,让人感觉到他说的就是要即将发生
    的事情,如果萧富是歇斯底里的喊出来,那就显得十分色厉内荏。
      高中那几个混混每一个敢上前,怔怔的看着萧富左手滴下来的血液,刘敬平
    也是没有想到萧富竟然敢来这一手,这种年纪的人有几个是真正见过血的,都被
    萧富的举动给骇住了,就连石宝也给吓得不轻,他想上前查看萧富的伤势,却有
    些挪不动脚步。
      等了一会儿,见没人有动作,萧富把双手放下,左手依旧在滴着血,他甩甩
    头,对石宝说:「我们走,这儿都是一群没蛋子儿的软蛋。」
      石宝也被吓得不轻,机械的迈动着自己的脚步,他见萧富穿过那几个高中混
    混的时候,还故意碰了其中的一个人,可是那个人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直接就
    让萧富走了过去。
      他们两个人逐渐走远,石宝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查看萧富的伤势,见他手心
    已经被割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石宝眼泪都流了出来,说道:「富儿,你这是何
    苦呢,大不了咱们俩挨顿打,也不至于伤成这样啊。」
      萧富摇摇头,说:「没那么简单,挨打是小事,要是输了气势,以后咱俩还
    咋在学校混,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以后我看刘敬平还怎么跟你抢女人?」
      石宝感动的眼泪哗哗的流,萧富这么狠全是为了自己,他觉得亲兄弟也就不
    过如此,赶紧说:「前面有个诊所,你赶紧过去包扎一下,上次卖卡子的钱我还
    没花,足够你用了。」
      回到家之前,萧富的手已经包扎好了,他受伤的是左手,不耽误复习功课,
    这也是他有意为之,不过他也不想让妈妈知道自己受伤的事情后,跟着瞎操心,
    他跟石宝说要在他家里住几晚上,石宝没有不答应的道理,还专门把自己的书桌
    收拾了一番,好让萧富能在这里复习功课。
      赵丽琴下班的时间都比较早,她发现萧富在石宝家里也没在意,自顾自的忙
    着在家里做饭,饭做好以后,本想着叫俩孩子回家吃,可石宝说萧富在用功,没
    工夫回来,他主动请缨把饭给端了过去,赵丽琴笑着摇头,并没有起疑心。
      张雪艳这天回家的比往常早了些,她买了些肉菜,本想着回家做饭,到家后
    却发现石宝正在吃饭,把食材做好之后,本想着叫赵丽琴过来一起吃,却被萧富
    给拦下了,她早就注意到萧富一只胳膊有些不对劲,这次逮了个正着,发现了萧
    富左手缠着的绷带,张雪艳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没做过多的询问,把做好的菜
    拨出一部分端到了赵丽琴那边。
      整个晚上张雪艳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但她见萧富和石宝始终都在房间
    里读书,也就没好意思过去打搅,只得去了赵丽琴那边跟她聊天。
      差不多到了睡觉的时候,张雪艳才回家,她催促俩孩子去洗漱,石宝乖乖的
    去了,可是萧富却还在书桌前坐着没动,石宝出来说萧富还有些功课要复习,等
    会儿学完了再洗,张雪艳听后也没再继续去催促。
      石宝是属于那种没心没肺的性格,洗漱完了以后,躺在床上倒头就睡,玩了
    一天的他很快就睡着了,呼吸沉重而均匀,显然是睡熟了的迹象。
      萧富看着石宝的样子摇了摇头,他本想着等会儿再问问他打听到苏北家里的
    事情没有,他这倒头就能睡着的工夫实在是太厉害了,他不想这么早就去洗漱,
    一方面的确是想多学习一会儿,另一方面也是不想面对张雪艳,怕她问东问西的
    自己说不出个所以然,给妈妈一说,两家大人跟着瞎操心。
      大概估摸着张雪艳也睡下了,萧富这才从书桌前起来,他悄悄摸摸的来到外
    间,站在水池旁想快速洗漱一番就去睡觉,正刷着牙,突然听到张雪艳卧室里传
    来拉灯的声音,萧富过来的时候专门注意了一下张雪艳的房间,见里面是黑着的
    才洗漱的,他还以为已经娘娘睡着,可还没洗呢,娘娘就把卧室的灯给重新拉开
    了,也不知道是起来上厕所,还是专门过来找自己,萧富心中有些忐忑,可这个
    时候却没办法再回去了。
      萧富听着张雪艳逐渐走近的脚步,不动声色的将受伤的那只手藏在身前,他
    以为这样做就能不引起娘娘的注意,却不知张雪艳走过来的时候,早就注意着他
    的动作,见他将手藏起来以后,也没多说什么,径直往放着便桶的隔间走去,她
    打算上完厕所以后,在跟萧富聊聊。
      萧富刷牙的动作很慢,尽量拖延着时间,因为一只手洗脸实在是不太方便,
    要是被张雪艳看到,肯定会引起她的注意,所以他打算趁着刷牙只用一只手,就
    这么蒙混过关就算了。
      正在磨蹭的时候,突然隔间里传出来淅淅沥沥的声音,萧富立刻就意识到这
    声音的来源,这是娘娘尿尿时发出的声音,这让他立刻就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
    娘娘两腿中间的样子瞬间就出现在了他的脑子里,他也没心刷牙了,脑子里全都
    是娘娘下面的景象,想象着有纤细的水流从娘娘长着黑色毛发的地方缓缓流出,
    冲刷着两腿间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肉块儿,然后水流顺着那个肉块儿的肉尖流进
    了便桶里,这才能发出如此悦耳的声音。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