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人间正道是沧桑】第十六章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45   


                   第十六章
      饭后母亲和小姨这一茬来的有点突然,我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只顾往前
    赶路,还别说,这忘了时间走起路来反而更快了,中间买了点生活所需用品,不
    一会就走到家门口了。
      「听说你们是从沦陷区那边过来的,那里很乱吧……听你的口音,像是湖南
    那边的,你老家是湖南人吧。」
      我刚想上楼,还在过道上,就听到屋里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声音,陌生的女人
    声音从我们楼上传来,我警惕了一下放慢了脚步。
      「别提了,这小鬼子到哪里,准没好事……你说的没错,我和我家那位都是
    湖南人……之前在上海、武汉等地方做点小本生意,后来大战爆发,生意越难越
    难做,这才没办法想到来重庆谋生……」这是林娥的声音,我心里紧绷的线总算
    放了下来,听着这声音像是和谁在说话。
      「哎,现在外面兵荒马乱的不太平……我们女人啊,就希望能有个安稳的家,
    就算有福气了。」
      「是啊……」
      看样子,她是在和人唠嗑,我也就直接上楼敲了门。
      「应该是我家先生回来了。」听到敲门声,林娥忙迎过来开门,如她所料,
    她先生回来了。「这是隔壁邻居张露张女士。」她边说边接过我手里的东西,还
    给我递眼神,「来家里串门子的。」小声示意我。
      「哦,张女士好,欢迎过来做客。」我进了门,就看到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
    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连忙和她打招呼。这个女人样貌清秀,年龄应该大我没几
    岁,不过似乎在哪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了。
      「杨先生客气了,你好,你好。」
      她居然知道我姓杨,这个女人不会有问题吧。
      这女人见我表情不可捉摸,随口道,「杨先生你忘了吧,我们今天见过的,
    在照相馆里。」
      瞧我这记性,可不是吗,今天照相馆里见到的那对,就有这个张女士,只是
    上午比较匆忙,没在意,所以一时没想起来。「哦,对对对,不好意思啊,没认
    出来。」
      「她和她家那位,上午也是去拍结婚证件照的。没想到我们两家居然就住隔
    壁,刚好是邻居。」林娥关了门,放好了东西,先给我倒了杯水递过来,又给桌
    子上摆着的杯子里加了点水递给张女士,也过来说话了。
      林娥的修养一定很好,这一连串的行为,十足的体现了她良家妇女的贵妇人
    形象。我心想,谁要是娶了她,那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当然这一举动也全都
    落在了张女士的眼里,大家闺秀的风范,身为人妇的贤良美德……
      「这说明我们两家啊,有缘分……」
      串门子的人无非是聊一些无关紧要的家常话,又过了一会,她才起身要回去。
      她一边往门边走去,还不忘客套的说着好听的话,「真羡慕你们夫妻两,林
    女士漂亮贤淑,杨先生,一看就是顾家能挣大钱的人。你们真是有福气的一对,
    祝福你们。」
      「谢谢。」「你也是。」我和林娥有点不好意思的回道。
      「有空你们也可以到我家来做客。」
      「嗯,好的。」「知道了。」
      送走了客人,我便询问起林娥情况来。
      「是个大富人家的媳妇,暂时还看不出来有问题……结婚了,先领的证,过
    几天准备办婚礼酒会,四邻街坊请了很多人……想让我们也过去参加下……」
      「什么——我们也就才住进来,又不怎么熟,难不成这是想收彩礼钱。」我
    对此有点好气又好笑,还真是世风日下啊。
      「人家能请的起客,还在乎这点小钱钱……况且这附件的人都有请,我看这
    说不定是一个机会,她们在这边住的久,接触的人多。」
      好吧,她说的有道理。
      送走了张小姐,下午还剩最后一点时间,林娥却要出去买菜,这倒是有点出
    乎我的意料了,看她贤淑得体的样子,以前一定是个豪门大家闺秀,而这样的大
    小姐身世,向来娇生惯养,没想到她还会做饭。
      「出去吃吧,做饭多麻烦,我请你。」
      「你知道什么,过日子要有过日子的样,这兵荒马乱的时期,谁还不是勒紧
    裤腰带过日子,还出去吃,我们又不是大户人家。」
      「得得得,都听你的。」我差点哑口无言,因为根本没想过这一茬,只能小
    声的嘀咕了下,「不知道你还会做饭啊,好想尝尝看。」
      看到我乖巧的样子,林娥也没有在计较,而是放低了口吻,「区区做个饭,
    还难不倒本姑娘。」
      这样的自称总算又回来了,我就喜欢她这个样子,庄重成熟中又带着点娇俏
    调皮,看样子她今天的心情貌似还不错,一扫往日的冷漠形象。「哪有女人不会
    做饭,说玩笑的,别介意……看来我今天有口福了。」平时见她举手投足间,一
    股大家闺秀风范,还以为她以前养尊处优惯了不会做饭呢,看来是我看错了。
      街头边不远处的巷子里就有一个菜市场,说是菜市场,其实就是一个河边的
    空地,斑驳的石头堆砌而成的小路,里面有一些乡下人提篮抬挑来摆摊的。这个
    点,正是准备晚饭前的时候,所以渐渐人多了起来,摆摊的摊主嘶哑的吆喝着,
    买菜的客人驻足询问。
      看的出来不论是卖菜的还是买菜的,大家的日子都很艰难,妇人们为了磨下
    一分钱而口水不断,摊主们为了将手中的菜卖出去而不停叫喝。当然还有更窘迫
    的人们,挣着去捡一些被扔掉的烂菜叶……
      两个人也吃不多,林娥驻足,在一个摊位前看起大白菜,这是时下的青菜,
    也是卖的最好的,我也跟着和卖菜的老大爷说话,然后选了其中一棵。林娥是站
    着的,而我现在是蹲着的,所以当我去询问她的意见时,发现她脸是转过去的,
    目光似乎在寻找什么人,我拍了她一下,她这才回过头,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
    的疑惑。
      「就这一棵怎么样。」
      「我们两人哪能吃这么多,吃不完叶子会坏掉。」
      「不会的,不会的,地里刚拔出来,新鲜的……我给你们做便宜些。」老大
    爷很怕我们不要转而去买别人的,他说着客套的话,又伸手去摘了几棵葱递过来。
      老大爷确实会卖生意,于是林娥又要了一根青萝卜。之后又在另一个摊上买
    了几个鸡蛋便往回走了。
      一路上,我总觉得林娥心不在焉,似有心事。「刚才我看你东张西望的,像
    是找人,你怎么了。」我说出了刚才的事情。
      「我哪有。」
      一个女共产党,在重庆能有什么认识的人,不用想也知道她定是看错人了…
      …可就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下一刻,我整个人都惊了——她是瞿霞!?上
    午回家时,我见过这个女人。
      原来这个巷子有点偏,此时一个路人也没有,她可能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才出
    现的。我有些错愕,要不是林娥主动向她走过去,我还真要信了今天小姨说的那
    些话——这女人是来找我的!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我总算想起了母亲说的话,面前这两女人,一个是那位老奶奶的女儿,一个
    是她媳妇,看来这个瞿霞也是共产党无疑了。而且这样一来,这面带煞气的女人
    恐怕不是林娥她小姑子,就是她大姑子跑不了了……
      「我有些话和你说。」
      「可以去找吴妈的。」面前这女人的举动估计是不太符合她们那边的规定,
    林娥有些不满她的违规举动。
      「我说完就走。我今天去找立华了……」
      「哦。」
      「我给你问了,她可能确实有过一个孩子……但我总觉得她说的不是真的,
    你也知道,你没来之前,我家人和她关系都很好,我哥那时候喜欢她,但我哥不
    可能是那样的人啊……」
      犹疑间,她总算想起我还在旁边这件事。「他是谁,你们认识?」她将目光
    反复在我和林娥之间转换,似乎要确认一些事情,而我也不示弱的对上她毫无表
    情的目光。
      「你不觉得这小家伙和我哥长的很像。」我挑衅的视线解答了她的疑惑,我
    和林娥当然是一起的。于是她向林娥来了这么一句。
      「他就是立华的儿子。」
      「那你怎么还能和他鬼混在一起,不管她是立华的儿子,还是你……反正你
    都和我哥了,怎么还能和这小子……你知道不知道这很荒唐。」显然她已经注意
    到了我手里的食材。瞿霞真是搞不懂,这个嫂子是怎么想的,如果这小子真是她
    哥的儿子,那不管立华是他妈,还是……那还不乱了伦理,她真不敢在想下去了。
      「哎呀,他不是的,他说他是二零年出生的。」不管是哪一种关系,都还真
    是让人太羞,林娥赶忙解释起来。
      「你相信他的话?鬼头鬼脑的,一看就是在套路你。」见林娥怔了下,她接
    着说道,「不管他是不是,你都不能和他厮………」『混』字没说出来,她可能
    也觉得不该说的那么过,「我知道你身上有任务,不过你要清楚,假戏不可真做,
    你是我们瞿家的媳妇,在没弄清楚他的身份之前,你可不能和他胡来,我们瞿家
    门风很紧,你可不要,可不要干出什么丑事出来……」
      「你怎么会这样想……不过我看你的觉悟还真低,我怎么做都是我自己的事
    情,我是下嫁到你们瞿家,但我有我的路,我可不是你家的丫鬟奴婢……」眼见
    这个小姑子还想教训起自己来,不过林娥可不吃她这一套,只当她是受了多年牢
    狱之苦,脑子坏掉了。
      「你……」这个嫂子性子野,向来和她说不到一块去,眼见拿她没办法,只
    得以退为进,「你去问问吴妈吧,她当年和家母是好友,她应该知道些内幕。」
      「小鬼,我可警告你,要是想打她什么坏主意,我可不会饶你。」这个女人
    还真是有毛病,不过也显然,她对男人的警惕性甚于林娥,连我的小心思都能看
    透。她走向我说了这么一句,没管我回话,又回头走向林娥,在她耳边似乎说了
    一句,「立华可真会想,居然想要让这小鬼认你做干妈,不过,被我回绝了…
    …」
      她说完便扬长而去,直留下面面相觑的我和林娥在风中凌乱。
      「你认识她,她是?」虽然我已经知道了这一点,但还是想听她说说,主要
    是我想了解她更多。
      「她是我小姑子……让你见笑了。」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气氛影响,她此时
    面对我有些不自然。
      「那她看起来可没你温柔,也没你年轻漂亮。」我即是实话实说,也是对她
    恭维。
      「她在牢里待了八年。」
      「……」我惊讶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就这个样子。」林娥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低下头似乎思考了一会,便
    抬起头来对我说道,「你就不想和我解释下你今年到底多大?」
      「啊,这个啊,我……那个,我今年其实只有十八。」看来当初和她说我有
    二十三岁,也只能瞒住单纯的她,于是我便赶忙解释起来,「那个,我其实是二
    四年出生的,我这不是怕你嫌我小吗……」
      她脸上再次微露不易察觉的失望,就和我上次说谎时一样,「那你就这样想
    骗我。」她面色有温怒。
      「我那不是想……」算了,美女在前,还是挑明了说好,至少她现在似乎并
    没有暴跳如雷,「我不是想追……」重要的话,『求』字我还没说出来,她就伸
    手堵住了我的嘴巴。「你们年轻人就是容易冲动,有些话,要想清楚了再说!」
      她说完也没管我,径直走在了前面,只留下忐忑的我,还有鼻息间的余香。
      我紧跟着追了好几步,才走到她身边。
      「那你不也没有说,你早就和母亲认识的事情吗。」母亲今天和我说的那些
    话,我还历历在目,本打算想问她,『你小时候就抱过我,怎么不早和我说。』
    但又想想,这与我想和她有男女关系南辕北辙,便觉得我与她说这些作甚。
      「哦,那咱俩正好扯平了。」女人说谎还真是脸不会红,她居然多一句话都
    不愿意说。
      「那你真的老早就和我母亲认识啊……你真是仙女下凡,我都没看出来…
    …」
      「怎么,惊到你了吗……那要不你叫我一声阿姨来听听。」她显然听出了我
    的话外之音,想说她年龄大。
      「不不不,这哪能啊。赵琪琪都喊你林姐了,我要是再叫你阿姨,可就不像
    话了……」我连忙推迟的解释起来,接着又补充道,「再说,你这么漂亮,我怕
    把你叫老了……」
      「你这孩子还真是的……哼,油腔滑调的……」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也不
    知她是不是想笑,反正有一点可以基本确定,只要我说她漂亮,她准会开心。
      「对了,她刚才在你耳边说的什么意思?就是她走的时候。」
      「那这你要回去问问你母亲了。」林娥只觉得荒唐,她难以想象立华为啥要
    说这样的话出来,她是来找亲儿子的,可不想要什么假儿子。虽然她也自认为自
    己做人母方面是失败的,但她还不需要别人怜悯至此。
      费明当然不需要再问什么,因为之前母亲已经说过这些,他现在不过是想从
    林娥那里多问些话来听,但林娥似乎不想跟他聊这些。
      「听说我舅舅,是小舅,也是共产党。他叫杨立青,你认识吗?」我突然想
    到小舅杨立青也是共产党,于是忍不住好奇的问起来。
      「哎呀,他啊。你要不说,我还以为你只有一个舅舅呢……」出奇的听到我
    提起立青,她说完居然还『呵呵』的笑了起来……
      「那你快给我说说呗,他在你们那边都干些什么工作……是拿枪打小鬼子,
    还是和你一样,干情报工作?」一看她此时的反应,就知道他们也认识。
      「没看出来,你这小子,还挺关心你这个小舅的么……」
      「那可不是吗,我都还没见过他呢。」
      「他呀,等等,我想想……」她一句话还没说完,居然转过脸盯着我看了一
    会,然后又笑呵呵起来,「哈哈……还别说,你俩的样子还真有点像。」「鬼头
    鬼脑的,都是个调皮家伙,还……」
      可不是像吗,说起来,这两人还都是她现如今最接近过的男人呢。只从丈夫
    牺牲,身边能想起来照顾她的人,一个是立青,而现在是……而且,两人似乎都
    对自己有那么点意思,想到此,林娥不自觉的感觉小脸有些微红,一句话没说就
    打住了。
      「还怎么,你倒是说啊……」看她笑着笑着就一脸羞涩的样子还真可爱,不
    过她这回只顾着笑呵呵,连话都没说几句,还真急人……
      「还都挺顽劣,也好笑……」她说完居然又笑呵呵,直到对上我一脸黑线,
    她才开口道,「我是想说,还都是富有正义感的暖男。」这句听起来像是夸奖的
    话倒是说到了我心坎。
      之后她便大致说起我这个小舅来。立青乃杨家次子,黄埔三期毕业,国民革
    命失败后,在国民党对共产党的大肆杀伐中,依然坚持自己的初心,选择了共产
    党……立青生平顽劣,为人正直,行事不拘一格……
      听她说来,我大致对这个舅舅有了一些直观了解,只是令我没想到的是,原
    来小舅比她还大两岁。虽然她滔滔不绝的说了半天,但我总觉得她似乎回避一些
    东西,而且,从这一系列的对话里,隐约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关系并不止都是共产
    党那么简单……况且她两年纪相当,她对这个小舅的印象颇好。
      哎,没想到送走一个舅舅,又来一个舅舅,而且这个小舅还各方面还更占优
    ……我还真是难啊。
                  (未完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